《寄生虫》的隐喻:大雨公平地降落,却只淹没了穷人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大发快3官网

原标题:

  不久前赢得戛纳金棕榈奖的韩国影片《寄生虫》延续了导演奉俊昊一贯的风格:强烈的理论性格和意识社会形态批判倾向。因而就电影一种生活来说,《寄生虫》一种生活程度上为了几块明确的意识社会形态批判意象牺牲了情节的合理性,可能说导演可能有意制造了情节的割裂与不合理以凸显其批判意图。

  电影一很久开始了了,蜗居在半地下室的主角一家中的哥哥被高中同学介绍去给一户有钱人家的女儿当家教(可能同学认为他是毫无竞争能力的失败者,不需要取代他在那位大小姐心中的地位)。然而哥哥却越来越快利用这次可能将全家“寄生”在了富人家——将妹妹伪装为艺术专业大学生介绍给富户家的弟弟当家教,妹妹再将父亲包装成具有富足经验的私家司机介绍给富户家的女主人,很久三人合力赶走了在这所别墅盘踞最久的女管家,让妈妈取而代之,一家四口胜利会师。故事的前半段蕴藏典型的商业剧情片社会形态,观众代入尽管不越来越“道德”的主角视角,用种种独属于底层人民群众的生存中国智慧闯入上流人士的生活中,一路向前无往不利。

  类似向上的节奏随着有钱人全家出游、主角一家居于别墅肆意饮乐到达了高潮,继而被原先已被驱逐的女管家的返回所打断——原先女管家多年来将她的丈夫藏在了这所别墅不为人所知的地下室,女管家一家和主角一家互相发现了对方寄生的秘密,接着有钱人一家可能暴雨提前返回,慌乱中女管家被主角家母亲打伤,继而被关入地下室,除了母亲外的主角一家在大雨中狼狈出逃。情节就此急转直下,原先半段轻松昂扬的哥哥视角转变为低沉压抑的父亲宋康昊视角,电影一种生活也从两个 颇具娱乐性质的剧情商业片变为充满符号性隐喻与导演批判意图的文艺片。前半段有意为之的过度欢快所给予观众的预期,被后半段情节的暴虐爆发有意打破,电影视角、情节和氛围的有意割裂带给了观众急剧冲击性甚至令人不适的观影体验,而这正是《寄生虫》作为一部作者电影的用意所在。

  笔者自己何必 太喜欢类似拍法,过于强烈的作者意图使电影表达几乎类似写论文,看电影如同在做文本分析,削弱了电影作为纯粹呈现的艺术所带来的冲击感,牺牲了呈现一种生活的真诚性。却说接下来写的都有的是影评,却说把整个电影后半段作为两个 意识社会形态批判文本,聊聊导演的批判意图。

  1. 地下室里的疯女性

  发现前任女管家藏在别墅下巨型地下室中的疯女性是这部电影“超展开”的第两个 冲击点。“阁楼上的疯女性”作为女性主义文学中的经典意象,代表着女性被男权社会的压抑扭曲后的非人(inhuman)化——她的身体活着,很久 可能失去了两个 女性作为妻子、女儿、母亲的符号性身份,换句话说,疯女性是符号性死亡的女性,她失去了她在两个 男权社会中的一切容身之处,成为了虽生犹死的活死人。

  这部电影中出显 的地下室里的疯女性同样被困在生死之间的罅隙中。在开蛋糕店失败,欠了一屁股债,失去了钱和住所,躲进类似地下室很久,类似失败的女性在资本主义社会同样符号性死亡了——作为两个 女性,他失去了男权社会所定义的女性应该有的一切。在地下室用婴儿奶瓶宛如被妻子哺乳一样喂奶,用幼儿的措施缓慢抿食一只榴莲 ,他成了依附于妻子的寄生虫。在被收回一切符号性身份很久,类似女性仅剩食欲与肉欲(奶瓶、串在铁钳上的安全套包装),成为了纯粹驱力之化身。

  难怪朴社长的小儿子原先被他吓个半死留下心理阴影——那个黑暗中仅仅露出一双神经质地睁大的眼睛的镜头,并非 令人恶心不适,愿因分析正在于此:那双眼睛是完整版非人的,它属于零层面的苟活着的赤裸生命,对于男孩而言与那双狰狞的眼睛的遭遇正是与可能的真实界的遭遇,是与他完整版越来越理解的异己性(Otherness)的遭遇。不过类似异己性并未唤起列维纳斯(Levinas)式的伦理责任,反而造成了创伤:小男孩所目睹的都有他人的面孔,却说整个符号秩序对主体进行切割后留下的伤口,社会肌体之外的一小块活动着的、流着血的赘余。

  符号秩序原先将类似女性切割为各种各样的社会身份——以地下室里的汉文书籍来看他很可能原先学习过法学,对历史和社会科学有一定程度的认知,但在进入地下室很久类似切割彻底失效了,但却越来越将他恢复为一种生活前社会情况汇报的“自然人”或“自由人”,反而令他一无所有,令他成为了社会肌体身上多出来的一块血肉,这块血肉带着切割留下的伤口,多余,却依然“活着”。符号秩序原先寄生在他身上,主宰并安排着他的一切欲望,很久 当他躲进地下室、被动地摆脱了类似寄生很久,他却彻底失去了作为人、作为他自己的一切,仅仅剩下了进食与性欲类似纯粹驱力的强迫重复——宛如一块活着的肉。

  但这块活着的肉依然带着符号秩序寄生时留下的空洞伤口,类似被剥夺了尊严、财富、责任、一切高贵的可能的女性,依然妄图敲定大他者的召唤:他在地下室张贴富足而有尊严的、作为一家之主居于的朴社长的照片,为他开灯,对你说歌词 “Respect”,将他的照片摆在历史上众多名人里边。这才是类似女性在精神分析意义上“疯了”的主次(而都有影片结尾他拿起刀杀人的主次):他为自己营造了两个 幻象,通过尊重并服务于“供他吃供他住”的朴社长,他甘心忍受符号秩序给予他的羞辱和创伤,以类似幻象填补自己的符号性匮乏,甚至想抱着类似幻象总爱生活下去。

  2. 两次“没计划(no plan)”

  剧中两次谈到“没计划”,第一次是男主角将前任女管家关在地下室时问地下室里的疯女性,他住在类似鬼地方是为了那先 ,有那先 计划吗,疯女性说,整个韩国住在地下室的人越来越多,我也没那先 特殊,却说我没计划,请给给你继续住在这里。第二次是暴雨后在体育馆,面对全家“寄生上流”计划的可能破产,儿子问父亲有那先 计划,父亲说没计划,“人生永远无法跟着计划进行,却说人不该有计划”,“一很久开始了了越来越计划语句,居于那先 都无所谓,杀人也好卖国也好,却说他妈的无所谓了,懂吗?”

  两次“没计划”恰好构成了男主角的“穿越幻象”之旅:第一次男主角问疯女性有那先 计划时,他依然居于对“计划”之幻象的信任之中,依然对主体的理性筹划能力与符号秩序一种生活保有信任,疯女性同样,他我我觉得可能失去了符号性身份但仍旧沉迷于对幻象的虚假认同。

  而到第二次父亲回答儿子“没计划”时,男主已然“穿越幻象”:他明白了“计划”一种生活却说欺骗和虚假的幻象,它把可能消除的社会对抗分裂粉饰为通过狡计和金钱就能实现的阶级爬升——你穷苦失败,那是可能你匮乏努力,匮乏有“计划”,匮乏会谋算,假若你足够聪明有计划,你就都都可不可不可以 变有钱,进而外理这世间困扰你的一切大问题,就如剧中所说,“有钱人的生活都被钱熨平了。”

  有“计划”,变有钱,这几乎是当代意识社会形态中最常见的幻象,就像毛不易老师那首歌:“我变有钱,所有烦恼都被留在天边。变有钱,我变有钱,很久 发自内心地说金钱它都有一切。”这首歌的有趣之居于于它在字面上赞颂着“变有钱”类似幻象的巨大魔力,共同又以一种生活痴人说梦的天真语气凸显了“变有钱”的幻象本质。“变有钱”作缘何会幻象实际上是意识社会形态用以预先应对自身内在分裂与失败的手段,社会一种生活的滞怠、失败、对抗被散装分布在每个个体身上,幻象转头再告诉个体:“不,都有世界的错,越来越你的错,你错就错在没计划,越来越钱。”幻象由此建立起主体的欲望:通过“计划”主角全家将“寄生上流”变有钱,一切苦难和压迫都将消失不见。

  然而幻象毕竟是幻象,男主角在那个混乱的雨夜听到了朴社长对他轻蔑的评价,见证了原先底层家庭寄生地底的悲喜剧,和他的孩子们像蟑螂一样狼狈逃出别墅,又被暴雨淹都越来越我们我们的家,最终和同样失去栖身之所的我们我们共同睡在了体育馆。穿越幻象的瞬间却说男主角确认“没计划”的瞬间,男主角说“没计划语句杀人也好卖国也好,却说无所谓了”,这句话正是男主角窥破意识社会形态机器的关键:何必 他“计划”寄生上流,却说符号秩序、意识社会形态机器寄生在他身上,“有计划”所暗示的自由的、能动的主体是虚假的,禁止杀人与禁止卖国的禁令都有过是符号秩序为了维护自身而设立的蛮横命令罢了。固有的社会对抗、主体的异化根本上的不可消除,符号秩序施去掉 他身上的暴力印记就像我们我们一家身上的“穷人味儿”一样,无形无相又如影随形,我们我们从来都没的计划。

  很久 ,体育馆中的“没计划”愿因分析分析男主角对符号秩序之匮乏与空洞的洞察,也愿因分析分析他对整个虚伪的意识社会形态的彻底弃绝——用一句经典反派台词,却说“都有我的错,是类似世界的错”。这也为男主角最终刺出那一刀做好了铺垫。

  3. 纯粹暴力

  宋康昊最终向朴社长刺出的那一刀否有电影最高潮的爆发点。在朴社长的小儿子的生日宴上,地下室的疯女性可能他妻子的死亡而来到地面复仇,他先是砸伤了不需要干掉他的主角家的儿子,接着又拿刀刺伤了主角家的女儿,混乱中主角家的妈妈与他缠斗一番后刺伤了他。就在类似局势可能被控制的时刻,朴社长翻动疯女性找车钥匙时的那个捂鼻的动作使男主角爆发了,他拿起了疯女性的刀刺向了朴社长。

  类似刀作为纯粹的暴力真的很难不给你想起齐泽克解释下本雅明的神的暴力(Divine Violence):类似纯粹的暴力完都有非意义的,类似刀中越来越任何筹划谋算,越来越任何计划,都有为了外理很久的事端,它看上去是纯粹的意气之举——可能朴社长两个 捂鼻的动作,类似捂鼻的瞬间,男主角似乎成为了所有底层、所有“下流”最直接也最爆裂的愤怒之化身。

  但这里需要抵制的是原先一种生活解释的诱惑:将之解释为穷人可能弱者对富人的嫉妒和复仇,并进而批判男主角的冲动、批判“你弱你有理”的“道德绑架”。类似解释完整版错失了导演的意图。就电影情节而言,朴社长在常识范围的意义上几乎越来越任何能越来越指摘之处:他对家中的帮佣算得上慷慨大方,对人和善,是经营科技公司的富一代,是个好老板、好父亲、好丈夫,甚至在私下都越来越表达过恶意和歧视,对男主角最近乎于偏见的评价也仅仅是“他越界了”——可能作为两个 司机男主角两次对他的私人生活做出评价,最接近于道德瑕疵的点可能是在疯女性刺伤主角一家女儿时他似乎依然着急拿到钥匙优先把自己的儿子送医。

  对朴社长的设定显示出导演的叙事意图非常明显:他却说要给类似被害者越来越“完美”,以此来凸显男主角之愤怒的无以名状。仅仅那个捂鼻的动作,仅仅是轻描淡写地说司机越界,仅仅是居住在不需要被大雨淹没的别墅中,仅仅是危急之中只想到救治自己的儿子,那先 难道能构成朴社长非死不可的罪责么?男主角挥出那一刀,是出于嫉妒或仇恨而要报复、惩罚甚至杀害作为两个 人的朴社长吗?

  答案显然否有定的。正如却说观众所感知的,那先 作为杀害朴社长的理由都太牵强。导演也正是通过铺垫那先 牵强的理由,来反对任何将类似刀解释为向作为两个 个体的朴社长的复仇的可能。导演却说要给类似刀显得完整版不合常理,完都有旁逸斜出的激情杀人,完都否有名愤怒的直接显现,需要以常理解释也拒绝解释。

  朴社长是无辜的,他的全家、来参加聚会的所有体面的人,我们我们都否有辜的,就算我们我们危机之时只想着自己人可能四散逃跑,我们我们依然是无辜的。可也恰恰是这份无辜与朴社长完整版下意识不自知的捂鼻动作,使男主角彻底爆发。深究这绝不合理的爆发,才是导演在整个电影后半段不需要观众目光聚焦之处。

  可能说电影批判了一种生活暴力,越来越这份无辜与无知却说它所批判的最大的暴力。为意识社会形态机器所寄生的绝大多数人都否有辜和无知的,我们我们被符号秩序的客观暴力所支配,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肉身填充进秩序的网格中,被其分割、肢解,化身定义你是谁的毕业证书、资格证书、身份证、房产证、钞票,也在其中找到了价值定位——高贵与低贱,上流与下流,富足与贫穷,中国智慧与愚蠢,所有词语都被标好了价值意涵,自动化地附身在每个主体身上。朴社长原先的人就原先“无知无辜”地接受了符号机器的委任,并真情实感地将公平与正义的幻觉加诸其上。

  这份无辜和无知激怒了宋康昊,在那个瞬间他进一步意识到,他却说那个被整个符号秩序所羞辱的人,却说那个躲在地下室的疯女性,他闻到了自己身上习以为常的气味,他原先和朴社长、疯女性一样的无意识臣服此时都化身对他自己的嘲讽。捂鼻,划出界限,上等人的上等居住区与下等人的下等聚居区,那先 在日常语境下都有算“暴力”的东西恰恰是符号秩序所产生的社会形态性暴力,正是这份客观的、符号性的暴力诱发了男主角挥刀的纯粹暴力。

  电影中最令观众不适甚至难以忍受的冲击正来自男主角类似纯粹暴力。纯粹暴力是两个 越来越意义的符号,它仅仅是世界之不正义、社会动荡不安的两个 象征,它代表一种生活彻底的否定性:男主角挥刀的瞬间,他可能将自身与地下室的疯女性等同化了——分别失去了妻子和女儿的我们我们,彻底被排除在符号秩序社会形态之外的我们我们,以暴力撕裂了社会虚假的一致性。

  纯粹暴力拒绝任何崇高化或个体化的解释,类似刀并都有那先 正义的底层复仇,却说能以个体性情的偏狭解释——给我们我们再次牢记,电影所浓墨重彩呈现的类似刀完都有两个 象征,可能我们我们像故事最后的媒体一样试图追索流浪汉的来处、金司机的平日性格,越来越我们我们将完整版错失电影的意义。

  类似刀的冲击效果却说暴露,撕裂无辜无知的意识社会形态假象,呈现深渊似的大他者自身之无能、社会一致性之根本可能。纯粹暴力爆发的瞬间是我我我觉得界冲破符号秩序的瞬间,是被激活的死亡驱力显现的时刻。类似刀所复仇的对象都有任何两个 具体的人,却说那场从天而降的大雨,是深深寄生在每个人 身上的令人窒息的符号秩序。它好像从天而降的大雨,看似公平地降落并黏着在每自己身上,很久再汹涌向下,淹没低洼处的穷人,再迷惑高处的富人——富人站在高处,感谢上天的馈赠,高处的人说:“云行雨施,天下平也。”

  4. 再度起航

  电影的最后,新的穿越幻象之旅再度起航——观众的视角回到哥哥这里,哥哥幻想自己很久赚了大钱,把那栋遥不可及的别墅买下来,父亲从而就能从地底出来,一家人又能团聚,那块造成所有羞辱与不幸的转运景观石被放回水池——一切又被有钱的幻象熨平了。但类似幻想都有导演的仁慈却说导演的嘲讽。住在那所别墅里,将肉身交给符号秩序再被阉割肢解一次,真相永远被湮没,一切似乎都越来越改变。

  这部电影我我我觉得是深度图景观化的,它好像片中串起整个故事的景观石,将导演的批判意图和整个意识社会形态运作社会形态景观化地浓缩在了主角家的地下室-朴社长家的别墅-别墅的地下室中,类似浓缩造成了诸多情节上的不合理,进而几块削弱了电影整体的表达力度。不过《寄生虫》依然都有一部坏电影,它所带来的冲击感、怪异、不适都像宋康昊那一刀一样,强迫每个人 思考类似社会寄生的可能真相。(赫颖婷)